暮投石壕村

暮投石壕村
暮投石壕村新华社郑州5月19日电(雒应良、何娟)傍晚时分,记者沿着当年古道,走进了石壕村。这座千年古村落坐落河南省三门峡市陕州区观音堂镇,南北两座山,东西一条沟。石壕村是崤函古道的必经之路,衔接洛阳和关中一带。公元759年春,杜甫在战乱中从洛阳西行至陕州,暮投一老翁家,遇乡吏深夜捉人放逐,挥笔写下千古名篇《石壕吏》。据当地文史专家考证,《石壕吏》中的情节就发作在崤函古道石壕段。尽管详细村庄已很难确证,但石壕村人普遍认为便是发作在他们村庄,村里人对杜甫怀有特别的亲切感。往事越千年,崤函古道石壕段的车辙和马蹄印依稀可见,但石壕村却换了人世。沿着岭前一条平坦宽广的路途,记者走进石壕村乡民梁建民家。女主人秦青花正忙着安排晚饭,农家美食摆满了一桌,粉蒸槐花、粉蒸萝卜丝、五香酱牛肉、凉拌豆芽、烙饼、玉米渣粥……两年前,他们从瓦窑沟半山坡的平房搬进这套易地扶贫房子,120平方米,三室两厅。品着可口的农家饭菜,记者与梁建民配偶打开了话匣子。58岁的梁建民由于2005年的一场事故,下肢神经受损,左腿走路有点跛。“唉!闯祸车辆逃逸,住院治疗花了十几万元,掏空了悉数家底,倒欠一屁股债。”梁建民有两个孩子,带着早亡弟弟的一个闺女,还有83岁的老母亲。想起那段困难的日子,秦青花躲在厨房门后悄悄撩起围裙抹了把眼泪。“那年新年回家,兜里只剩27元,仍是靠亲属东凑西凑过了个年。”2016年,梁建民一家被归入建档立卡贫困户,有低保和残疾补助。饭间,梁建民盘了盘本年的“收入账”。“在村里的帮扶下,我在镇里一家福利厂做保安,每月有2000元薪酬。青花在易地搬家小区做保洁、协助计算贫困户信息,每月950元。儿子和儿媳在外地打工,家里还种了3亩花椒、2亩柴胡,效益都不错。”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全国寒士俱欢颜。”高中文化的秦青花能背诵杜甫的一些名篇。“杜甫这句诗我背了那么多年,没想到党的扶贫方针让我圆了梦!”看着眼前这套明窗净几的扶贫搬家房子,秦青花满面笑容。暮色下的石壕村前史与实际交错,续写着年代的变迁。淡黄的路灯下,村里建筑的《石壕吏》碑文清晰可见,与碑文并排的“为公民服务”五个大字遒劲有力,古今对照,让人无比慨叹。“当年杜甫描绘的是官吏欺压百姓,而现在咱们的责任是一心一意为公民服务。”站在碑文前,当了25年石壕村党支部书记的孟涛贤说:“这面墙便是一面镜子,用来时间提示村干部勿忘初心。”石壕村是观音堂镇最大的行政村,18个乡民组,2342人。到现在,石壕村共有建档立卡贫困户43户120人,其间脱贫户37户111人,未脱贫户6户9人。关于未脱贫的这6户,孟涛贤决心满满,“政府兜底保证方针完全,贫困户的劲头很足,全村上下一条心,不愁啃不下最终这块硬骨头。”“两椒一药”是石壕村要点开展的扶贫工业,贫困户栽培辣椒、花椒和板蓝根、艾叶、柴胡等中药材,每亩补助400元到600元不等。再加上政府供给种苗和技术指导,贫困户的积极性很高。从2018年至今,仅贫困户就栽培了100亩花椒、50亩辣椒和50亩柴胡。春末夏初的石壕村夜短昼长。次日,记者沿着暖阳下的古道离别石壕村。回眸古道边绵亘不绝的山岭沟壕,但见滚滚麦浪由青泛黄,整块连片的花椒树青果簇簇,老练上市可期。 【修改:房家梁】